美國總統貝拉克·奧巴馬28日在西點軍校2014年畢業典禮上發表演講,以較大篇幅為自己“非軍事”特色的外交政策辯護,回應美國國內以及盟友對他在諸多事務上不夠強硬的批評聲。
  一些政治分析師認為,奧巴馬講話只是將白宮先前的瑣碎表態“揉”成一篇幾乎沒有新意的外交政策展望,不僅沒有平息國內外的質疑,而且所作承諾恐怕“言過其實”。
  近年來,奧巴馬的一些外交決策在國內和盟友圈引起質疑。比如,他為敘利亞化學武器問題劃定“紅線”,卻在認定“紅線”被逾越後沒能“履約”採取軍事行動;他在烏克蘭危機中針對俄羅斯出招總是以“呼籲”和“警告”回應,最多採取尚沒有取得顯著效果的製裁措施,這一姿態被外界視為美國的“示弱”。
  對此,奧巴馬解釋,美國在面臨核心利益受威脅時會動武,但在應對一些全球關註、卻不直接威脅美國的危機時,“軍事行動的門檻必須更高”。在世界舞臺的領導角色並不意味著美國必須在每一件國際事務中扮演唯一角色或主要角色,而應該動員盟友和伙伴採取集體行動,通過外交、製裁、訴諸國際法或多邊軍事行動等廣泛渠道來達到目的。
  同時,奧巴馬還羅列了他保持剋制所取得的“成果”。比如,他雖然沒有下令對敘利亞動武,但這種威脅已經促成敘利亞與國際社會達成銷毀化武的協議;美國與伊朗的核對話正取得進展,雙方有“非常實際的可能”達成十年來首份突破性協議;儘管面臨俄羅斯威脅,烏克蘭總統選舉的獲勝者仍然是立場親歐美的企業家。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次闡述餘下兩年多任期外交重點的演講中,奧巴馬沒有一個字提及被視作他外交重點的“亞太再平衡”戰略。這與他2011年11月在澳大利亞的另一次外交政策主旨演講形成鮮明對比。那次演講中,奧巴馬高調闡述美國的亞太戰略,稱在21世紀的亞太地區,“美國正全面參與進來”。
  不過,奧巴馬還是對亞洲事務略有提及,或許給美國的亞洲地區盟友帶來些許寬慰。他說,地區爭端如果最終影響到美國盟友,“不管是烏克蘭還是南中國海,或者世界其他地方”,可能會招致美國的軍事行動。
  徐超 新華社供本報特稿  (原標題:奧巴馬自辯“柔弱”外交)
創作者介紹

Kenji

rcidugxaxdb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